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生命随时都可以发出芬芳 邱成立  

2012-11-09 11:14:08|  分类: 卓越名师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随时都可以发出芬芳

    我不是农民,却是一个播种者。我播种的不是金色的谷粒儿,而是金色的希望。                           ——题记

1支蜡烛的故事

    1990年8月,从郑州师范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一所普普通通的乡村小学任教。

由于离家较远,学校给我安排了一间住室,那是一间很破旧的瓦房,透过瓦缝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夏天刮风,里面也是尘土飞扬;冬天下雪,雪花会打着旋从瓦缝飘到屋子里。夜里睡觉,常常会从房顶落下泥块、土块,早上起床,被子上不知什么时候铺了一层土粒。房子久没有人住,连电灯也没有,开头几天只好点蜡烛。后来,我用报纸、纸箱在床上面搭个复棚,床上不再落土了。又扯上电灯,生活算是安定住了。

面对这样的环境,这样的生活条件,我也灰心过,等待过。想等环境好了,自己再好好教。想等条件好了,自己再好好干。

著名教育家魏书生说过:人不能要求环境适应自己,只能让自己适应环境。只有先适应环境,才能通过自身和大家的共同努力,逐步改变环境。

从这样的认识出发,面对现实,我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变埋怨、等待为千方百计改变自己的教学方法,变对环境的灰心、失望为积极适应环境。渐渐地,我觉得与学生之间相处得越来越融洽,课也上得越来越顺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文化素养和知识水平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于是,我开始了艰苦的自学。

    我上师范时喜欢文学,曾经担任过校文学社的社长。参加工作以后,这个爱好一直没有放弃。每天晚上,批改完学生作业,备好了第二天要讲的课,我便在自己的小屋里或吟诵诗文、或阅读小说,用优美的文学作品陶冶情操,提高文化素养。

    偏僻的农村经常停电。学校里买了一些蜡烛供住校的老师照明。每次分发蜡烛时,和我住隔壁的老校长总要多分给我1支。有个老师看见了,也想多要1支。校长瞪了他一眼,说:邱老师每天看书都看到半夜。你夜里也看书么?”说得那位老师哑口无言,低头不语。

    从老校长那朴实的话语里,我感受到了校长对我的理解和支持;从多出的1支蜡烛里,我感受到了校长对我的鼓励和期望。我当时真的好感动,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从那以后,我学习起来更加用功了。

                     1000多篇文章的背后

    老教育家叶圣陶多次强调语文教师要“下水”。他说:“教师善读善作,深知甘苦,左右逢源,则为学生引路,可以事半功倍。”作为语文教师,不仅要会教好课,还要会写文章。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我始终没有放下手中的笔,始终坚持不懈地挤时间练笔。为了提高写作水平,我每年都要参加几个文学函授。几年来,我先后参加了《春风》、《写作》《少年文艺》等杂志社举办的写作函授班。现在,我已经收到了满满一抽屉的结业证书和优秀学员证书。

    1992年8月,我被调到城关镇尚庄小学任教。第二年,担任了学校的教导主任,并兼任五年级的语文课。

    1994年2月,春节刚过,尚庄小学又迎来了一个新学期。开学初,校长提出全体教师都要进行教改实验,要求每位老师年初确定一个研究课题,平时注意教学研究,年底写出经验总结。

我结合自己爱好写作的优势,决定从指导学生写日记入手,进行作文教学方面的探索。

1994年4月份的一天,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 但对于我和我的学生来说,却是永生难忘的。

    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们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报纸——《新芽报》;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们有了自己的文学社;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一个普普通通的语文老师,把文学的种子,深深地播在了孩子们稚嫩的心田。

    最初的日子是艰难的,也是难忘的。

    为了培养学生的写作兴趣,激发他们的写作热情,我在班里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活动:每天一次日记评点,每周一次“日记会诊”,每两周一次朗读比赛……

    为了给学生提供写日记的优秀范文,我跑遍了全县大大小小的书店,甚至投书《青少年日记》发行科,为学生买来《青少年日记》、《小学生日记》。

    最初,《新芽报》是在八开蜡纸上刻印的。不管是编辑、排版、还是刻写、油印都是我一个人。报纸印出来以后,除了发给学生学习、借鉴以外,我还偷偷地向报刊投稿。

    为什么要偷偷地投稿呢?

    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对于这些农村的孩子来说,是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他们长年累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留给了他们太多的自卑和怯懦。他们渴望成功,又不敢相信自己会成功。他们想向报刊投稿,可又没有勇气投稿。即使是我,当时也没有多大把握。一方面怕别的老师知道后笑我异想天开,另一方面也是怕万一不成,给自己留条退路。所以我投稿采取秘密的方式,信封、邮票都是自己掏钱买。写好信封,贴上邮票再偷偷地寄出去。

    这样偷偷地搞了将近半年,也没有1篇作文在报刊上发表。我有点儿灰心、泄气了。投稿的热情越来越低,数量也越来越少。由每周两三次减少到每周一次,但是一直没有间断。

    正在我灰心、泄气的时候,我收到了《山西日报》社编辑出版的《青少年日记》小学版试刊号第6期。这一期杂志为尚庄小学开辟了一个专页,一下子发表了4位学生的日记。

    农村娃的日记也能发表,这使同学们很受鼓舞,学习劲头越来越大,写作热情越来越高。

    校长知道了这个消息,也很高兴。不但鼓励其他老师向我学习,每月还批给我10块钱作投稿费用。10块钱虽然不多,但当时的邮费只有2 角钱,也可以寄出四五十封信了。这样,我就不用自己掏钱买信封和邮票了。

    时隔不久,我班郭晓亮的一篇日记又在《青少年日记》小学版上发表了。10月22日,又有3个同学的作文在《小学生阅读报》上发表。

1994年9月,我收到了《青少年日记》第一副主编刘伯生的约稿信。信中说:《青少年日记》小学版将在1994年10月份更名为《小学生日记》正式出版,让我推荐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上《小学生日记》的封面,并要同时发表这个学生的一组日记、一篇写日记的体会和小作者简介。

我按要求寄去了我班学生尚瑞霞的照片、日记及写日记的体会。这组稿子很快在11月出版的《小学生日记》上发表了。看到同学们捧着印有自己文章的刊物时那欣喜若狂的样子。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如果有来生,我还要做教师。

在领导的大力支持和班主任的热情帮助下,新芽文学社取得了可喜的成绩。截止目前,文学社的学生在全国各地报刊发表习作1000多篇,其中有3篇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很多同学平生第一次收到了编辑部寄来的稿费。张相娴同学最多一次收到稿费120元,石岩同学在一个暑假收到稿费300多元。还有两个同学被《郑州晚报》聘为“特约小记者”。《小学语文报》《小学生作文选刊》《儿童文学》《金色少年》等报刊都曾在“文学社团展台”栏目中介绍过我们的文学社。中牟电视台也专题报道了新芽文学社取得的可喜成绩。             

每当夜深人静的夜晚,我独自坐在明亮的台灯下,一页一页地翻阅学生作文剪贴的时候,一种别人无法体验的幸福和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我渐渐地,也是深深地爱上了教师这个职业。我觉得,我的青春没有虚度,我的汗水没有白流。我的生命随时都在发出芬芳。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