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语文训练”路在何方  

2012-02-08 16:04:16|  分类: 课改十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训练”路在何方

吉春亚:北京小学教师,特级教师,中国教育电视台《名师大课堂》主讲人。1964年生于美丽的太湖南岸,那“千山千水千秀才”的江浙人文沃土孕育了她的聪慧灵气,再加上她博采众长,使她的教学带有浓浓的“语文味”且不乏诗情画意。撰写出版了教学专著、个人散文等书籍30本,在《小学语文教学》《小学教学参考》等报刊发表论文、教学设计200余篇。在全国各地上示范课和专题讲座200余次。

 

 

□ 吉春亚  

 

“语文训练”是语文教学中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曾经辉煌
百年来,由于对母语教育“本性”的不同认识,对母语教育的“效能”的理解也不相同。第一种主张“文以交际”,主张“不要把过多的包袱放在语文教育的肩上”,要把语文课上成“语言文字训练课”,因为语文教育的任务就是培养学生的语言交际能力。第二种主张“文以载‘道’”,认为语文教育的最终目的是塑造人格。主张“不要把语文教育搞成单纯语言训练”,在进行语言训练时,要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
上世纪50年代开始,承续着历史的强势的“文以交际”思潮与挟持强大的政治形势做后盾的“文以载‘道’”思潮相碰撞,产生了60年代初语文教育界的“文”“道”之论争。二者的冲突,以张志公先生的文章《说工具》作为结束,标志着“文以交际”思潮占了上风。但并没有多久,到60年代中期,以“文革”的巨大政治历史背景为依托,“文以载‘道’”思潮又得以卷土重来,语文教育完全异化成了“政治教育”,“文以载‘道’”思潮在中国语文教育界盘踞十几年之久,语文课异化成了“政文课”。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历史发生重大转机,于是“文以交际”思潮得以重返中国语文教育的历史舞台。从此掀动长达20年的“文以交际”的“技术化”洪波巨澜。人们重提“把语文课上成语言文字训练课”,广大语文教师如火如荼地开展各种训练,一时风光无限。

 

 

误入歧途
由于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训练”误入了歧途。
歧途之一——机械操练
训练只重形式,不重内容。如同解剖刀将一篇篇文质兼美的文章进行肢解——闪光的、启迪智慧的思想不见了,吸引人、感人肺腑的情感消失了。教师们在课堂上不厌其烦地让学生对语言文字进行拼装组合,脱离语境孤立地解词造句,机械呆板地填空、选择、判断,以及教师重复琐碎的分析讲解,生硬地灌输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使本来富于诗意、充满情趣的语文课变得如此之乏味。训练漠视阅读主体的主观差异,用既定的标准答案限制学生的阅读心得,吞食或消磨了孩子们阅读的灵性和激情。一些读写结合的训练,仓促地将“读”带过,“立竿见影”地让学生照猫画虎仿一遍——纯技能操作、技艺炒作。写作,不是心灵的宣泄,不是情感的流露,而是人文分离的鹦鹉式巧舌学语,孩子的灵性在成人世界的“语言套子”和“文章框子”里扭打,导致精神家园受损,人文精神萎缩。
歧途之二——矫枉过正
语文新课标提出了新语文教学策略:“强调熏陶、强调感悟、强调整体感知。”语文教学注重培养学生“语文素养”,强调语文课程对学生的人文影响,才是语文课堂教学的主流。在这一理念的关照下,好一阵子,在谈及语言训练时,人们大多讳言“训练”。或闪烁其词、理不直气不壮,或对“训练”二字大张挞伐,认为“训练”是陈旧教学观念的产物,是应试教育的手段,是纯理性化的、纯功利性的、纯工具性的、纯记忆性的等等。似乎任何一门技能、技艺,学校中的任何一门课程都可以谈训练,唯独语文,不需要什么训练,好像语言这个东西,根本不存在什么训练系统,只需学生所谓的个性化的、独特的感受和体验,只需所谓熏陶和感染,即可习得。

 

 

路在何方
何为“训练”?《说文解字》解释为:“训,说教也。练,涧缯也。”说教即启发教导,涧缯古意为“在水里反复地漂洗织物”,其意演变为反复地操作。《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有计划有步骤地使具有某种特长或技能。”《教育辞典》解释为:“训练是教育的一种方法,对培养技能、能力、意志、行为方式和习惯具有特殊功能。”
笔者这么认为:“训”,教师的指导;“练”,学生在教师指导下的实践。训与练的结合,是师生互动、合作的过程。“语文训练”则是指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互动合作的过程中)进行阅读、写作、听话、说话的操作和实践。语文的听说读写书也是一种能力,同样必须借助反复训练来提升。因此关于语文能力是否可以训练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试想:写一手漂亮的硬笔字,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光靠感悟而不经过长时间的勤学苦练,能出现奇迹吗?更何况适应现代社会需要的听说读写能力,即快速浏览、准确提取信息能力,恰当机敏地进行口语交际能力,等等,不需要训练而靠熏陶就能够达到吗?至于背诵古代诗文,积累词汇、成语,更不可能完全通过感悟、熏陶就能完成。

我们要思考的主要是如何训练的问题。我们在提倡巧妙练习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去考虑:

1.合乎文本情脉
所谓“诗言志”,“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那么“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这条“波”就是文字脉搏振动时发出的颤动的频率,“沿波讨源”,逐步到达作者的心灵深处。我们的训练也要合乎文本情脉——沿着语言文字触摸作者的脉搏。可锁定在在内涵丰富、耐人寻味处进行,与作者进行心灵的对话,与其所要表达的情感产生共鸣。我掘取《语言的魅力》其中一个自然段的部分教学与大家一起分享。
为了体会“春天到了,可是我什么也看不见!”这句话的魅力,我安排了如下的一个写话训练:
春天到了_________,我们可以看到___________,可以看到________,还可以看到_________;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___________ 。

生:春天到了,我们可以看到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可以看到杨柳依依,鲜花朵朵,还可以看到蝴蝶翩翩起舞;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眼前却只是一片漆黑。
生:春天到了,我们可以看到红艳艳的杜鹃热闹地开放,可以看到绿油油的小麦长势喜人,还可以看到蓝盈盈的湖水在阳光下闪着金光;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这一切却不复存在。

师:从同学们的交流中,老师仿佛看到了一个光彩夺目的春天。咱们平时不是背过许多古诗吗?还可以灵活地把描写春天美景的诗句用进去。
生:春天到了,我们可以看到“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可以看到“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还可以看到“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什么都是黑暗的。
生:春天到了,我们可以看到“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可以看到“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还可以看到“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却什么也看不到。
生:春天到了,我们可以看到“儿童急走追黄碟,飞入菜花无处寻”,可以看到“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还可以看到“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然而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却是眼前一片漆黑。
师:春光美景令人心旷神怡,对于这位盲老人来说却只是一片漆黑,这怎么不让人对他产生同情之心呢?千言万语,尽化做了一句话——(引读)“春天到了,可是我什么也看不见!”
在如上的训练过程中,一则调动学生已有的积累将古诗词中描写的春天美景与实际生活相印证,使学生在头脑中迅速建立春天美景的表象;二则与盲老人眼前一片漆黑的表象形成鲜明对比。学生对盲老人痛苦生活的同情、怜悯之心油然而生的同时,语言表达也如泉水般汩汩流淌。该训练内容的设立从文本的整体角度考虑。学生在训练中学会了表达,发展了语言;在训练中积蓄了体验,发展了情感。这样的语文训练,既融入了语言文字的运用,又合乎了文章的人文内涵,真正达到了“在工具掌握中升华人文精神”的境界。

 

2.丰富语句视像
丰富语言文字的视像不是单纯依靠多媒体等外界的力量,而是依仗于教师的教学智慧和情境的创设,让词语或句子在学生头脑中折射出视像。这一视像是有生命的,是流动不息的,是不断延伸的。如果当学生在看到词句的时候,他的头脑能再现丰富的视像。那么,当学生眼前出现某一个视像的时候,他头脑当中就能显出相应的精妙的文字。词句和视像的互现,应该是语文训练的一个重要内容。与大家分享《风筝》一课中“精心”与“憧憬”一词的教学。
(教师出示课文的第二自然段的文字)
师:自由读读课文,找一找我们是怎样做风筝的?把有关内容划下来并读一读。
生:我们是这样做风筝的“在芦塘里拔几根细苇,再找来几张纸,便做起风筝来”。
师:有一个词语形容他们做风筝特别认真。
生:精心。
师:“精心”地做风筝是怎样做的呢?
生:是特别用心地做。
师:你们一定也精心去做过某件事情,说一说。
生:我在教师节的时候,用一些彩色的小珠子穿成两颗心,一颗是我的心,一颗是老师的心,花了很长时间。
师:我太羡慕了你们的老师了,拥有你这样的贴心的孩子。
生:我在科技节上精心地制作了一架飞机,还给飞机取了一个名字叫“飞翔号”。
师:看来你们的确是用心去做好一件事。文中的一个孩子是这样精心做风筝的。

【出示拓展阅读】
我精心地做着一个风筝,用彩色笔画一条一条的彩带,做“风筝”的头发,又按照布娃娃的脸和神情画在袋子上。一个美丽的“小姑娘风筝”飞向了天空。与小鸟嬉戏,与白云为舞,与蓝天欢唱。
(学生自由朗读)
出示:
我会做 ____,因为我想 ____ 。
师:假如你就是文中的男孩女孩,你会做一个什么样的风筝。
生1:我会做一个蜻蜓风筝,因为我想像蜻蜓一样有一对轻盈的翅膀。
生2:我会做一个宇航服样的风筝,因为我想像宇航员叔叔一样遨游太空。
生3:我会做一个和平鸽一样风筝,因为我希望世界永远和平,没有战争。
师:同学们,你们的梦很美很甜。课文中的就有一个词是形容美好的梦的,是哪个呢?
生:“憧憬”。
师:那大家就带着你们的美好的梦想、带着所有的向往有感情地朗读第二自然段吧!
理解语言是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求助于字典、词典的帮助,还有教师的直接讲授都是可行的选项。但不少语言,像“憧憬”“精心”这样的词语仅靠搬字典、词典的解释或教师的讲解,只是游离于学生精神之外的符号。用“我会做____,因为我想 ____”驱遣他们的“内心视像”,学生把眼前所读的语言文字与他们自己的生活经验相沟通,通过“文字的桥梁”再现作者笔下的生活情境,那么,这些词语就成为学生精神世界一个生命的元素了。
这种建立在“视像”基础上的理解,是需要历练的。一方面,教师要善于引发学生根据某词或某句回顾已有生活经历;另一方面,要有意识地引导学生唤醒相关的文字储备,来清楚表达某种“视像”。这样,即为学生理解的深入提供触类旁通的可能,也为表达能力的提高提供了可能。

3.模仿表达方式
模仿表达方式是多元的。词式、句式、段式、篇式等等不一一而足。如在教学《学会查“无字词典”》这一课时,教师以模仿爸爸解释“骄阳似火”的办法“你看,烈日当空,连树上的叶子都晒蔫了,这不就是对‘骄阳似火’最好的解释吗”让学生写句子。出示句式: 你(   ),      ,这不就是对“骄阳似火”最好的解释吗?学生从视觉感知写成:“你瞧,烈日当空,连马路上的柏油都快晒化了,这不就是对‘骄阳似火’最好的解释吗?” 从听觉感知,写成:“你听,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喉咙都叫哑了,这不就是对‘骄阳似火’最好的解释吗?”从触觉感知写成:“你摸,水池里的水已经有些烫手了,这不就是对‘骄阳似火’最好的解释吗?”

4.帮助提升能力
在《巨人的花园》的一课教学中,有如下一个训练过程。
师:小男孩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说了什么话呢?课文一句也没有写,我们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吧!
出示:小男孩没有拔腿逃跑,却用他那会说话的眼睛凝视着巨人似乎在说:__________
                              
                              
                             
学生交流表达时,思维处于浅层次状态。我及时出示一个范例。
伯伯,花园是您的,您固执地把自己锁在花园里,即使花园再美,您一个人独享,久而久之,您能快乐吗?人是需要交往的,如果只顾自己,最终只能享受孤独、烦闷。打开花园吧!春天就在您的身边。
同学们结合老师的范例,对原先的话语作修改,修改后表达的水平大为提高。
此类的训练应该在我们的课堂教学中常见踪影。
我想,语文训练应当找到自己的回归之路:符合文本情脉,丰富词句镜像,模仿表达方式,帮助提高能力。特别指出的是训练还要有序,循序渐进。每堂课、每单元、每学期,甚至每学年的训练重点、要达到的程度,教师都要清楚,倘若不清,就可能导致或散乱或累赘。要提高语文训练的效果,我们广大的语文老师有责任制订或执行科学的训练目标体系和程序。愿我们共同努力。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