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她,帮助我走向“我”——我和李吉林老师的故事 □ 周益民  

2013-11-21 10:5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帮助我走向“我”
——我和李吉林老师的故事

□ 周益民 

 

    童年,我“遇到”李老师大概从小学三年级起,爱读书的念头就像沟边的野草,在我的心中疯长。每日,我像一头饿昏的困兽,焦渴地寻找着书源。身边可供选择的读物实在有限,于是逮着什么读什么,只要有字就行,哪怕是包装物品的旧报纸。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报刊,从此在固定的日子有了期待,报刊的发放更是成了一场精神的仪式。我把那些报刊整整齐齐地放在一个小小的箱子里,小小的心中顿时充满着骄傲与自豪。这是自己的书啊,我觉得所有的富翁都不及自己富有。
  
  我相信冥冥之中存在着某种缘分。一个平凡得没有任何特征的日子,随手翻阅一本杂志,我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中随意穿行。一篇同龄人的习作吸引了我——《校园里的花》。作文不长,一会儿就看完了。最后是指导老师的名字:江苏省南通师范第二附属小学特级教师李吉林。特级教师?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称谓,心中顿时充满了神圣感与敬意。我好羡慕习作的小主人,不能想象他该享受着怎样的幸福与快乐。南通?那是一个并不遥远的城市,那儿就住着尊敬的李老师。李吉林,看这名字,是大哥哥老师,叔叔老师,还是爷爷老师?
  
  《小王子》中说:仪式“就是使某一天不同于其他日子,某一钟点不同于其他时间”。那一天,那一刻,就是我生命里的一个“仪式”,我与李老师,与“特级教师”相遇了。
  
  世界上最黏的胶水初中毕业,我进入了南通师范学校学习。
  
  开学的第一天,就听到老师们说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原来,自己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我心底的一角即刻苏醒,童年的记忆开始复活。梦想和现实有时竟是一步之遥。成为李吉林那样的老师,成了我埋在心底的秘密。我不由分说地喜欢上了即将从事的职业,甚至被老师定性为“专业思想非常巩固”。后来,就像追问“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样,我曾经追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做教师?李老师对我的影响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从日本幼儿故事《竹笋的故事》中受到启发。春雨过后,竹笋就在地下游戏。有一棵小竹笋感觉到有种神奇的力量在吸引它。它听到一个很远的声音在召唤,于是拼命往那个声音的方向钻。原来,篱笆墙外,有一个人在吹笛子,是悦耳的笛声吸引了它。后来,它长成了一棵健壮的竹子。最后,这根竹子被做成了一根能发出悦耳声音的笛子。短小的故事蕴含了深邃的哲理。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寻找一个真实的自我。李老师对我而言,正是那悦耳的笛声,我在这笛声的召唤下,找到了真实的自我,从此,踏上了教师之旅。我,走向了“我”。
  
  作家陈丹燕在《我的妈妈是精灵》一书中说,“感情是世界上最黏的胶水”。我的心中充满着对教师职业的憧憬和热爱,我为未来的职业生涯积极准备着。
  
  能够听一听李老师的课该多好!那是当时的一个梦。一天,学校给我们发放了李老师的新著《情境教学实验与研究》,这本书系统阐释了情境教学的理论与实践框架,让人爱不释手。我贪婪地阅读着,想象并复原着一个个动人的教学场景,未来生活虚无却又真实地向我走来。
  
  毕业分配时“双向选择”考核,现场拿到课文《我爱故乡的杨梅》,我回忆刚阅读完的《情境教学实验与研究》一书的理论,根据课文内容,依葫芦画瓢即兴设计了几个所谓的“语表情境”“音乐情境”“想象情境”,竟然获得了评委的好评。我被江苏省海门市实验小学录用了。
  
  字里行间的铅笔线没过几年,在一次会议上,我又一次见到了李老师。听了几节公开课后,带着思考我主动向她请教。那是我第一次真正地接触李老师,她是那样的和蔼可亲。没过多久,省里让我承担一个重要活动的教学研究课任务。尽管已经有了多次公开教学的经历,心里还是难免紧张。为了上好那堂课,我苦思冥想了好长时间,阅读了不少资料,终于拿出了教学设计。但总感到底气不足,把握不大。这时,我想到了李老师。尽管知道她非常忙,犹豫再三我仍鼓起勇气给她打了电话。没想到电话里李老师爽快地答应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准时来到了李老师的办公室。李老师正忙碌,见我到了,微笑着招呼我坐下。我递上教案,心想,就修改一下,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吧。李老师接过教案,浏览了一下,就放在了一边,随手打开手边的教材,翻到了课文。看来,她早就做好了准备。
  
  “小周,我们先读读教材吧。”她又随手拿出一支铅笔,开始一字一句地读起了课文。读几句,停一停,跟我讨论一下,谈她的理解,一边随手圈划。就这样,一句一句,一段一段,有时甚至不放过一个标点。一个个普通的文字逐渐变得鲜活灵动起来。我压根没想到李老师会这样教青年教师备课。原以为她直接看看教案,提几点意见就完了。
  
  再看面前的课文,字里行间,留下了密密的各种不同的圈画符号。在我的备课经历中,哪曾有过这样细致的课文研读!此时,李老师似乎已经进入了情境,她轻声启发着我:“这是一个夜晚,是什么季节?外面是如何的黑?我们来到了一间小小的屋子……主人公出现了……”真是奇妙,随着李老师的描述,我仿佛真的进入了课文展现的情境,原先感觉隔阂的内容立时变得可亲了。我真正领悟了,所谓“情境”,其实是课文所固有的。
  
  经过了这一番课文的“进出”,李老师这才重新拿起我的教案,跟我探讨起具体的教学方式。其中一些问题,我在透彻地领会课文后,自己已然有所意识了。
  
  当我走出李老师办公室,已经小半天时间过去了。我明白,这次,李老师其实不只是在帮助我备一堂课,她是在身体力行地告诉我,面对课文,面对教学,面对孩子,我们该是一种怎样的姿态。以后的日子,课文中那些字里行间的铅笔线总在悄悄地提醒着我。
  
  做一名长大的儿童2003年,教师节来临之际,《人民教育》刊登了李老师的教育散文《我,长大的儿童》。文章犹如一首优美的儿童教育诗,浓缩着李老师成长的足迹,充盈着她“爱会产生智慧,爱与智慧改变人生”的育人情怀。李老师说:“生活在儿童的世界里的幸福感,无与伦比。”“我爱儿童,一辈子爱。如今我已不是儿童,但喜似儿童,我只不过是个长大的儿童。我多么喜欢自己永远像儿童!”
  
  正是一颗童心,她才会带着学生去濠河边看月亮,去长江边看日出,去寻找“秋天的田野”,让孩子们捋起袖子露出胳膊和丝瓜比粗细……正是如童心般探究的欲望,她一直为儿童精神世界的完美建构而孜孜以求。她的论著都是用她火热的心、用心的实践、潜心的思索写就的。
  
  我也开始在小学里读我的大学。开始努力去发现我们工作的逻辑起点:儿童。开始从课程的角度反思当下语文教学所存在的问题。
  
  我思考,如何尊重孩子的童年时代,让他们在习得母语的过程中获得精神的成长?我想起了自己的经历。我从小喜好儿童文学,其中的真、善、美至今仍冲击着我的心扉,宛如初冬的暖阳辉耀着胸膛,这便是儿童阅读对于个体成长的意义。于是,我坚定不移地开始了童年阅读的思考与行动。“让孩子们在童年时代就找到喜爱的作家”、“让孩子们拥有自己的书”、“孩子自己也能写书”,秉承着这样的理想情怀,我和我的同事们热诚地给孩子们营建着一个“新月之国”。
  
  最近两年,我又开始思考语言意识与人自身存在的关系,开始探索母语教学的民族根性问题。我发现民间文学是一种活体记忆,是生命开端状态的存在,儿童因为童谣等民间文学而在语言中获得了一种迥异现实的生命体认。这是个体源初的精神家园、话语故乡。于是,我大胆地开始尝试这方面的课程探索,将颠倒歌、绕口令、摇篮曲、传说故事等引入教学。尽管每一次都会遭遇很多困难,但从中更收获到无尽的满足与快乐。这期间,李老师每一次遇到我,甚至遇到熟悉我的人,她都会关切地询问我的工作、生活情况。
  
  在李老师心中,我还是个儿童,是个长大的儿童。
  
  李老师,“如今我已不是儿童,但喜似儿童,我只不过是个长大的儿童。我多么喜欢自己永远像儿童”!

 她,帮助我走向“我”——我和李吉林老师的故事         □ 周益民 - yfm小学数学工作室 - 杨富民小学数学工作室

 

    周益民:特级教师,2010年推动读书十大人物,现任教于南京市琅琊路小学。应邀赴国内多个城市及马来西亚讲学、执教观摩课。著有《回到话语之乡》《儿童的阅读与为了儿童的阅读》《周益民讲语文》《步入诗意的丛林》。

 

  ★ 成为李吉林那样的老师,成了我埋在心底的秘密。
  
  ★ 所谓“情境”,其实是课文所固有的。
  
  ★ 我发现民间文学是一种活体记忆,是生命开端状态的存在,儿童因为童谣等民间文学而在语言中获得了一种迥异现实的生命体认。这是个体源初的精神家园、话语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