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听课、评课、写课的专业管理(下)  

2013-02-27 11:00:56|  分类: 卓越名师风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课、评课、写课的专业管理(下)

 

□ 窦桂梅

评课,评得出名堂

 

    在谈到评课时,我们常有这样的感慨——有时评课人说得口干舌燥,最终的效果却是“萝卜炖萝卜,还是萝卜味儿”。真正的评课应该是“专业引领”下的“萝卜炖肉”,给予老师真正超越他原有水平的营养。所以,每一个教育管理者必须打破低效的平行对话的局限,在更广阔、更宽松的学术空间内,建立志同道合的“引领”关系。
    首先,教育管理者要建立一种思维方式,即站在被评课人的角度想问题,不是听了就评,信口开河,而是应该想清楚,你要评课的这位老师身上最需要的是什么,你评的重点是什么。其次,在评课中要拿出自己的“绝活”。评课不能仅仅停留在用“耳”听、用“笔”记、用“嘴”说的流程中,它应该是专业上的引领与带动。教育管理者应该有一双发现该教师教学的亮点的慧眼,又能锐利地指出缺点、准确地解剖盲点。过去我们经常看到教师恭恭敬敬拿着小本听你的“判决”。如果这种恭敬是出于对你的敬重或认同,那还好;如果是因为惧怕你的权力而表现出的假象,那么这评课背后的良苦用心也许就付诸东流了。因此,教学引领者(管理者),千万不要把自己当作“行政领导”,绝不能用行政力量推动你的教学管理。
    再次,教育管理者可以把评课当作合作多赢的平台,组织那些有才华的教师参与评课,并有评课记录,让其发挥最大的作用,给教师提供更多的分享。教师需要搀扶、引领的时候,你要把你的“专业水平”拿出来,这样就会有更多的教师获得思考之上的提升、分享之后的超越。这个时候的评课就成了一门带动教师专业成长的艺术,教师的才华在这样的评课中释放、撞击,渐渐地就发展成了属于自己的教学艺术。
    关于评课,要说的内容太多了。然而,有些评课却常常流于形式,有的是在设计好的表格上打个分,草草了事;有的是表扬为主,做“好好先生”;还有的是被动发言,敷衍了事。试想,如果评课只说些正确的废话,那评课还有什么意义呢?有些时候,所谓的讨好鼓励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既然评课要围绕课堂信息提出问题、发表意见,那么,评课的过程就应当是参与者围绕共同的话题展开对话、平等交流的过程。评课只有超越了“领导说了算”的局限,改变教师在评课活动中的“被评”地位和失语状态,让授课者说话,评课才更能加点中要害。
    多年来,从未离开课堂的我,觉得领导的评课,就是为了让人更好地改进教学,而不是成心找你的茬儿。课堂教学终究是自己的事情,有人帮助你那是天大的好事。实际上,一堂课出来了,就好比一本小说发表了,作家是谁读者常常并不在意,在意的是小说的内容。我们听课教师,就好像那些文学评论家,借着这节课这个作品,开始“文学批评”。批评家批评的是小说,我们评的是这堂课,于是在批评中,上课老师这个“人”本身就模糊了,所有的听课者,都是在课堂内容上,与教师这个人没有关系。可往往很多时候,我们总分不清课与人的界限,总是把对课的评价和对这个人的评价“扯”在一起。评课者也容易把两者混淆。当然,保护自己、掩饰缺点几乎是每一个人的天性。于是,在正视人的弱点、尊重人的天性的情况下,评课者出于“真诚”,尽量做到“义正词婉”“理直气和”。不过,教师的性格差异,决定了不同的教师也要不同对待。不管怎样,你一定要让教师感受到,你是为他好,你是在帮助人、发展人。我在学校评课的时间有时比教师上课的时间还长。如果说几年来,老师们对我的评课是喜欢的、信服的,而且在我毫不客气地指出问题时,他们都是很高兴地接受的,关键是我给他们树立了一个重要的观念:评课不仅仅是批评,更不是无谓的赞美,评课就是发现课堂问题。此外,我还告诉教师,“问题是我们的朋友”,评课的重要目的就是正视问题和发现不足,这才有助于我们找到前进的方向和目标。所以说,对于评课,你有什么样的素养,就会传递什么样的评课水平;有什么样的体验,就会传递什么样的教学经验。

写课,写得出水平

 

    一名优秀教师要学会表达自己,而写作则是表达自己的最佳方式。只有真切体会到写作价值的教师才会对写作充满感激,而不仅仅是为了发表文章,参加所谓的论文评比。写作不是创作,而是一种教育生活。
    具有写作兴趣的教师总是有丰富的情感,拥有理性的头脑,总是保持一种敏锐的目光,悉心体察身边的冲突和矛盾,聚集点滴的教育教学感悟,汇成思想的洪流——也就是基于这种想法,已经不当班主任的我,把写转移在写课上。写课就是在思考教学,就是在表达思想——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只看不想,只说不写,回过头来什么也没有留下。写课是一种很好的积累。写课不是简单的口头议论,而是对话、反思与梳理的综合过程。如果说评课是感性认识,那么写出来就是理性认识。说话和写作都是表达。但是,口头评课,带有随意性、不确定性。写课,却能将散乱的评课组织化、条理化为显性经验。
    几年来,围绕教师专业活动,我的写课成为了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有效途径,不仅有利于他人,同样也成就了自己。前一段,听了“师生间平等对话”“基于经验的学习”的专题研究课后,我写了四篇文章,梳理了一些问题。比如:什么是对话?基于怎样理念的对话才算是真正的对话?对话中“对”的究竟是什么,是一问一答吗?“师生平等”,仅仅是教师的和蔼表情吗?基于经验的学习,是基于学生的经验还是教师的经验?经验是把双刃剑,教师如何正确认识自己的经验,如何判断学生的经验是否正确?等等。当我把这些不成熟的思考写出来,印发给老师们的时候,他们阅读我的写课,要比听我现场的评课获得更多的沉淀。
    近三年来,我在课堂上不仅听常态课,也听研究课。上学期名师工作室建立以后,为了方便老师们阅读,我把这两部分的文章放在我的博客里,不仅是共同体中的10位老师可以阅读到,我们海淀区的不少老师也都在跟着阅读。于是,这样的写课,不仅仅是属于我们学校老师的,也是各个兄弟学校老师们都可以利用的校本教材。有的案例具有一定的典型性,但可能只在一个老师身上体现过,我就结合这一类的话题,写成系列文字,打印下来,让所有相关学科的老师阅读讨论。这样做既避免了其他老师出现该老师的问题,也可以留着给下一个学年的老师当培训教材用。想想,这个方法真好。比如,这个学期我写过三篇关于识字教学的文章。为了说明问题,我还亲自上示范课,现身说法。结果,那些被我评课“捉虫”的老师们特别好,也写了反思作为回应。此外,我还专门把一、二年级的语文教师召集在一起,讨论识字的问题以及今后研究的方向。由我的写课,到他们的再次写课,其意义远远超过了写本身。
    帕尔默在《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一书中说:“与真命题相反的是假命题,但是与一个深刻真理相对立的,可能是另一个深刻的命题。”书写、记录的美好,与之相对的就是辛苦。教学引领者要舍得下功夫写出来,这不是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就能穿凿附会出来的。不是真正习惯于写作的人,是不会知道爬格子的苦处的。往往我们说得很好,然而落在笔上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还有,“改”要比“写”所花费的时间还长。每一个万家灯火的晚上,下班后我不是放松安逸、觥筹交错,而是挑灯夜读,学习、反思、写作。这真的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而最终究竟有多大的推动作用,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必须动脑筋创造性地做好我的教学引领工作。
    到目前为止,到底有多少老师跟着也记录自己的教学?以前在学校制度的强化要求下,曾经有些效果,但现在考虑到老师们的负担,已经降低要求写课的数量了。不过,对于自己,我不能放松。因为这恰恰是我向老师们学习的机会,是提高我分析问题能力的重要途径。也是我一个语文教师必须练就的基本功。因此,我要求自己不能情随事迁,“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守望教育理想就应该从坚守秉笔书写的习惯开始。
    教研是一种文化。我认为,写课是传承并发展学校文化的关键所在。一所学校如果不研究课堂教学,不记录教学,而频于忙碌各种活动,应付上交的材料,甚或从来就没有经过深入思考而留下的文字经验,那么,这所学校是没有积淀的,是不可能期待其厚积薄发的。我们的教师也必须改变复制、粘贴抄写论文的恶习,这是对教师专业保有的最大敬畏。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