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记者荐书·《给我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  

2014-12-04 16:25: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荐书·《给我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

记者荐书·《给我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 - yfm小学数学工作室 - 河南渑池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 本报记者 刘肖 


  初初看到书名《给我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以为是关于一个班级的成长史,其实是一本教育随笔集,各个篇章之间并没有太密切的关联,而多是对一事、一课的片断感悟。全书分为三辑——《教育,对成长的迷恋》《语文,美丽的生命之旅》《书籍,一片丰沃的原野》,分别围绕育人、教学和读书展开。
  读罢全书,一个直接的感受就是,薛瑞萍老师的文字并不像书名传递的信息那么煽情,也不像我们平日里读到的关于老师的描述那么动情,而更多的是理性的思维和冷静的做法。我觉得,这种有着分寸感的记录其实更接近学校教育的常态——细水长流、水到渠成;而不是惊涛骇浪、一泻千里。
  比如《我只能把话说到》,薛老师拒绝一位家长在周末来访,一则担心家长要来表示“意思”,宁可保持距离;二则她认为,教育需要的是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慢工夫,除却突发事件,没有立刻要谈的事情,教师有权利在周末拒绝打扰。
  再比如《走出险境》中,面对家长中只养不管的潇洒派,薛老师没有大包大揽,而是清醒地认识到:作为影响学生的一个方面,教师只能尽力而为,却不能取代社会和家长的作用。“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在我看来,这话和“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是一路的。如果是教师之外的人这么说,那他就是在恶意地欺负人,把教师往绝路上逼;如果教师自己这么说,那他不是幼稚病就是自大狂,迟早要碰得头破血流。对薛瑞萍的这个观点,我颇为认同。把教师当人,而不是当神,应是我们师德教育的常识。
  长期以来,关于教育的宣传,我们习惯于强调教育是爱的事业,这“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是多么多么的神圣,教师只要全身心的奉献,就能化一切腐朽为神奇。这种无限的扩大和拔高,只会一方面在公众中神化教师这个职业的功用,同时又令从业者不堪道德重负甚至望而却步。对此,薛老师明确表示反感把教师比作“春蚕”和“红烛”:“重重蚕丝包裹着的,层层烛泪覆压着的,是对尊严和体面的无视和绝望。而这赞誉,和旧时的牌坊有什么不同?”她认为:“不是抽象的国家利益,而是具体的人的价值和尊严的实现,才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和标志。”
  我们必须承认,教育没有爱是不行的,但仅有爱又是不够的。关于这点,作者在首篇文章中有清晰的表述,它的题目就叫——《不说爱》。
  医生钟南山不说爱。当问及何以能够“奋不顾身地投入战斗”时,他说:“没什么,职责所在嘛。自己就是干这个的,你不上谁上?”
  哲学家苏格拉底不说爱。他说自己就像一只牛虻,叮住了希腊皮薄的地方狠狠地咬——只有这样,这个国家才能保持活力。
  教师薛瑞萍不说爱。她说:“我之所以努力,是因为除了读书,别的什么都不会。这一行再干不好,就只有喝西北风了,而且,我是那么贪婪地想得到尊敬。所以,我的敬业,骨子里透着自私呢。”
  这话或许过于浅露直白,甚至显得不是那么高尚,有悖于传统意义上“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形象。但我相信,这是一位老师的心里话。我们习惯于以“爱”为前提强调“无私奉献”,而往往疏于思考这简单的表述中有着如何有违人性的苛责。在“理想国”距离我们尚显遥远的文明初级阶段,神化任何职业都是不道德的;我们不能不承认,“有私奉献”方是公民生存的常态,只要不违背国家法律和职业规范,“奉献”即便“有私”,也同样应该得到尊重。
  此时,不免会联想到自己的工作和经历——
  最初进入媒体,是因为爱吗?不假思索,回答:是。毕竟兴趣爱好是最好的老师。还记得那些急匆匆赴基层采访的白天和兴冲冲不眠写稿的夜晚,我不能否认,那就是爱。
  始终没有离开这个岗位,是因为爱吗?这个需要思考一下,答案也不确定:貌似不全是吧。这个工作首先满足了我最基本的生存需要,继而又让我在现实的社会里赢得心态尚能平衡的尊严。尽管也有倦怠的时候,当面对那些意思不大的通讯员来稿;尽管也有拖延的时候,比如尽管采访早已完成,但往往是直到发稿前夜才动笔……可我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职业选择,那就继续干吧。干得久了,自然而然地在这里安了身立了命。
  可假如不是爱,这又是什么呢?薛瑞萍说:“我不该把尽职和爱混为一谈。”
  医生救死扶伤,不是因为爱病人,而是在尽职;
  战士冲锋陷阵,不是因为爱打仗,而是在尽职;
  律师为杀人犯辩护,更不会是因为爱犯罪嫌疑人,而是在尽职;
  教师教书育人,也并非好为人师,同样是在尽职……
  把爱悄悄地藏在心灵的角落里,不轻易地拿出来向人展示,以防无意中也绑架了自己,以专业精神和职业能力尽职尽责地工作,从而换来应得的报酬养家糊口享受生活,进而赢得公众的认可乃至尊重。从这个角度讲,医生、律师等职业的专业性早已被社会广泛认同,而教师、记者的专业性却还有较大的上升空间。那么,教育报记者的专业性呢……
  同事梁慧的QQ签名自年初沿用至今:“2014,我的二版,好好经营。”我很认同这样一种对待职业的理性态度。不管这个版面是不是整张报纸最大的焦点所在,也不论它是不是自己最大的兴趣所在,既然摊到我头上了,就责无旁贷地把这块“责任田”尽心尽力地耕好。至少让它比往年有稍好一些的收成,从而在读者和同事中留下好的口碑,职业的尊严和幸福也正源于此吧。
  薛老师不愿说爱,她说:给我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们也不说爱吧,就说:给我一个版,我就心满意足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