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河南渑池县笃忠小学杨富民小学数学室

小学数学百媚千红,我独钟爱你这一种

 
 
 

日志

 
 

把学校交出来,如何?  

2014-03-21 14: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学校交出来,如何?

□ 赵桂霞 

 

    坊子区原是山东省潍坊市教育最落后的区域,但通过“把学校交出来”的系列改革,坊子区成了潍坊教育最具活力的地方。其实践证明,简政放权、把办学的权力还给学校是解放教育生产力的灵丹妙药。
  
  近年来不断有外地的教育局局长来坊子区参观学习,对这样的改革很有兴趣,但回去后少有实施的。究其原因,恐怕缺乏“把学校交出来”的条件和配套措施。这是个重要原因。
  
  “把学校交出来”,首先需要教育主管领导有大境界和宽胸怀。权力是很有诱惑力的东西,对权力,谁都有欲望,拥有更大的权力甚至成为某些人终生奋斗的目标。要把手里炙手可热的人事权、评价权放出去,一般人真的会难以割舍。坊子区教育局却做到了,“教育局放弃了任命校长的权力”,“不靠通知和检查控制学校”。“学校办得好不好”,不是教育局说了算,而是第三方评估机构来评价。于是,“校长不用再琢磨局长的脸色”,“主要精力就是守住学校和孩子”。
  
  重视素质教育的“汨罗经验”为何难以复制?山东省招远市的中考改革经验为何难以推开?根本原因也在于教育主管领导是否有大境界和宽胸怀。“教育改革需要英雄的引领”,“有良心的局长会认真对待手中的权力”。魏书生在辽宁省盘锦市任教育局局长期间,公开透明地招聘教师;招远市教育局局长王茂太面对各方责难时勇敢坚持;四川省南江县教育局局长黄显岳面对县委把校长任命权还给教育局的“大好机遇”,主动削减教育局的人事任命权……这些无不印证了教育主管领导在教育改革中的决定性作用。改革往往是部门利益的调整,是要革自己的“命”的,确实需要有大境界和高觉悟的领导者。
  
  “把学校交出来”,教育主管部门就要想方设法把学校交给最让人放心的教育专家型校长去办。如何保证这一点?潍坊市建立了校长后备人才库,由遴选委员会采取笔试、面试、答辩、考察等科学程序选拔人才入库,当某所学校需要选聘校长时,由家长、社区代表、主管部门代表以及教育专家等组成的校长选聘委员会从校长后备人才库中遴选。无独有偶,南江县选拔校长时,有一个30多人的评审团,包括县人大领导、前任教育局长、社会贤达等。如此“过五关斩六将”,有了靠业绩、素质和人格取胜的校长,学校焉有办不好的道理?
  
  况且,“局长在乎校长,校长才会在乎学校”。在抚松县教育局局长陆世德的潜心带领下,孙立功等校长才发现“教育原来那么美好”,从而把“办学作为生命的追求”,也由此带来了“校长在乎教师,教师才会在乎学校”的巨大改变,受益的自然是孩子们。
  
  “把学校交出来”,主管部门需要做好规则,用评价引领学校的发展,当好学校发展的后盾。把学校交出来不是甩包袱,而是职能的转变,由管理者变成服务者,把权力放出去,把责任担起来,为学校发展鼓与呼,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物给物,要政策给政策。每年潍坊市教育主管部门都把人财物的配置当作年度重点工作项目来抓,倾情倾力完善学校布局规划,督促政府破解学校建设难题,全力促进教育经费及时足额拨付,及时引进足够数量的教师,为学校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
  
  当然,教育行政部门也要履行好最基本的管理职责,尤其是要让评价发挥出引领作用。相信教育专家办学,并不意味着学校不需要向社会交代自己的办学成效。没有评价权的分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放权。“如果评价主体不变,左手放出去的权力又会被右手拿回来”。把评价权交给社会权威专业机构来实施,增加了评价的客观性和权威性。潍坊市委托第三方社会专业评估机构来评价学校的办学质量,潍坊市社情民意调查中心以及学生和家长也参与对学校的评价。让“利益相关者”和专业机构评价学校,学校不再只对上负责,更会对社会和学生负责。
  
  教育行政部门还应搭建平台、调配资源。湖北省教育厅历时7年实施“农村教师资助行动计划”,每年选派优秀本科生去农村任教,缓解了师资短缺问题,探索出补充农村教师新机制,甚至还选派支教生去英国深造,这一举措拯救了农村教育,“湖北农村教育的历史正被这群年轻人改写”。其实,真正改变这一历史的,首先是教育主管部门的责任担当,是他们实实在在的服务举措。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只是把学校交出来,任凭校长本事再大,人财物配置不到位,也难以办好学校。
  
  “把学校交出来”,需要建设一支“如果孩子们期盼一缕春风,我愿献上整个春天”的教师队伍。这支教师队伍知道,“爱与激情对教育至关重要”,他们创造的教室里“没有恐惧,只有信任”,如雷夫·艾斯奎斯。这支教师队伍“有强烈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极富牺牲精神,用羸弱的身躯承担起了本不应该承担的责任”,如王守奇。这支教师队伍不再被“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的理念困扰,承认学生的差异,尊重学生的不同,努力教好每一个学生,尊重达到的不同结果,如王春易。教师真正以学生为中心,从关注学科、关注学术到关注校园里的每一个孩子,每个学生拥有自己独立的课程表,校园里充满着选择,充满着快乐,如北京十一学校。校长为每一个教师呐喊、助威,做好“首席服务官”,让“课堂里走出教育家”,如李希贵校长。
  
  “把学校交出来”,最根本的还需要配套制度。转变职能、简政放权的改革,肯定会影响一批人的权力和利益,但会赢得学校的欢迎和支持,这就需要用制度的形式把改革成果固定下来,不因人事变动而改变,否则难免“人走政息”。潍坊市建立教育督导委员会制度、深化校长职级制改革、成立教育投诉举报中心等,已经形成了教育改革发展的良性运行机制,靠制度督促学校依法治校、循规办学,这才有了今天潍坊教育发展的大好局面。学校需要建立开放办学制度,家长走进校园,成为帮助学校“发现问题的另一双眼睛”;走进校园感悟,家委会“原来有这么多事情可干”。家长参与学校管理,作为利益相关者的参与权、监督权、评价权得以落实,就会成为学校发展的不竭动力。
  
  当然,最根本的还是地方党委政府乃至中央的制度设计。政府要有“守候百年村小”的职责,不让“百年中师文化风雨飘摇”。如果没有配套的制度作保障,仅凭时任主管领导的觉悟和境界,“把学校交出来”的路就不知道能走多远。
  
  (作者单位:山东省潍坊市广文中学)

 

把学校交出来,如何? - yfm小学数学工作室 - 渑池县杨富民小学数学工作室

 

《把学校交出来》,李斌著,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